佐鳴.火影十題指定05 紙風車

佐鳴∥寧鹿
01 /18 2011



紙風車 
CP:佐鳴
 


「啪搭-啪搭!」熟悉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





「啪搭-啪搭!」隨著初夏的微風,朱色葉型的紙片不停轉著、旋著。
那一年的夏,轉著轉著;一直想要忘卻的畫面,不停的放映、不斷的重複,那人拿著紅色紙風車在自己面前笑的一臉燦爛的景象,揮之不去。



像夢一般的場景,不怎麼真實。


「喀嚓!」熟練的轉動鑰匙,離開一個人居住已久的房屋。沒有任務的日子裡,陽光依舊刺眼,卻少那和煦的溫度。


一直以來的習慣,多少年了?
彷彿一直都是如此,遠離惱人的人群,遠離沒有溫度的陽光。習慣久了就沒有特別在意。



其實已經沒有可以在意的事了,不是嗎?

墨色的眼眸依然冰冷,卻也有著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情感。


十年了吧?掏棄仇恨、掏掉一切重新開始。回到最初的這裡,熟悉的街道上卻見不到熟悉的金黃。


村子裡的火影顏岩,多了幾代火影。有曾經帶領七班的上忍、有那個曾經追逐自己、開口閉口都要帶自己回木葉的吊車尾;結果最後自己回來了,那個吊車尾呢……?




你,現在在哪裡?轉身,背後沒有追逐的影子。




「啪搭-啪搭!」插在草地上的紅色紙風車不停旋轉著。打在紙片上的風,也拂上靜立一旁的石碑,牽動著眼眸中的那一點思緒。

還記得他在自己懷裡喘息的樣子,黯淡的金髮上沾滿了鮮紅的血腥;如此鮮明的記憶恍如昨日,即便那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懷中越來越弱的呼吸,自己明明伸出了雙手卻抓不住一切,再一次痛恨沒有力量的自己,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做不到,束手無策的樣子像個孩子。只能眼睜睜、眼睜睜的……



再一次,失去一切。



『佐助……』失去血氣的臉色,那時卻泛著笑容。
『不可以!我不准!聽到沒有?鳴人--』
為什麼?為什麼要笑?金色、紅色、藍色混亂眼前,止不住的顫抖,撕裂般的痛楚劃過全身。

『佐、佐助…對不起-』逐漸失溫的你,舉起手-
『……夠了,你不要再說話了-』片片殷紅,滑過我臉頰。
『還…還有…』你閉起雙眼,在一片艷紅之中-

『…謝謝你……佐助。』漾出最燦爛的笑容。



就好像一場,沒有盡頭的夢。



「啪搭-啪搭!」折成葉狀的紙片仍不疾不徐的轉著。微微的風,捎來了夏天的訊息,拉回了被風追遠的思緒。

直直佇在石碑前,上頭的刻痕-深深的,那一個名字,印在深邃的黑瞳中、烙落在不可觸碰的記憶裡。



原來,到了最後,你還是想笑給我看嗎?



「超級大白痴……」若有似無的開口,身旁卻沒有以往急於否認的人。有的-
也只剩下風的呢喃,和依舊啪撘啪撘的紙風車。




一陣風,頭髮揚起,熟悉的音律-



「啪搭-啪搭!」


熟悉的景物-


「啪搭-啪搭!」


熟悉的,你……


『吶……混蛋佐助…』

一樣輕的風拂過耳際,

「啪搭-啪搭!」拌著紙風車的紅,不停轉著、旋著--





                     
                                                                                           By 蝕 2010/03/24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