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10

We,深黑色,夏天;I
01 /18 2011



10.「你一定要站在玄關發呆嗎?」


方依喬。
對,方依喬。

佇在佘靚書桌上的相框,讓我想起那一個女孩。

感覺又是好久以前的故事了。



我們回到佘靚家時,身上沒有一處是乾的,好像整個人從游泳池裡被撈出來一樣誇張。

來過他家幾次,卻還是有點陌生。

「欸顏廷宇,你一定要站在玄關發呆嗎?」我回神,看見他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手上還拎著鑰匙。

我看著鑰匙上的水滴沿著金屬質感的光芒滑落,在地面上無聲的濺開;木料材質的地板有著像墨漬一樣的痕跡,水滴不斷從衣服、褲子上滑落,墨漬暈開了一大片-

「那個先放著就好,我等一下再處理。」注意到我的視線般,佘靚開口。
「你們家沒有其他人在嗎?」我脫下好像泡過水的布鞋和襪子,一邊慶幸好險在補習前先把皮鞋換掉,要不然應該會更慘。
「禘他們暑假才會回來啊,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住。」佘靚轉身,順手開了燈,不知道從哪拿了一塊布,開始擦著被我們弄濕的地板。

「會不會發霉?」對了,他兩個雙胞胎哥哥好像都在台北工作,之前他有提過。
「等一下除濕再打開就好了,這樣鞋子也比較快乾。」把地板大概擦了一遍,佘靚起身;地板上還是有淡淡水漬的痕跡。

「你要先洗澡嗎?我衣服可以先借你。」我們穿越客廳,走上佘靚位在二樓的房間。


我和佘靚身材差不多,頂多差個一、兩公分吧?

「你先洗好了,我想先把濕掉的講義弄乾。」踏入房間後,我坐在地板上拉開背包拉鍊,把那一堆吸了水的紙拉出來,我抄得很辛苦的筆記整個糊成一團,用慘絕人寰來形容眼前的景象,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在我低頭哀怨這些講義的命運時,突然眼前一黑,某個柔軟的物體蓋住了我的視線。

「至少先把頭髮弄乾吧?你真的想感冒啊?」我一手扯下佘靚扔過來的毛巾,看著他抱著換洗衣物正要踏入浴室裡。
「如果要找吹風機的話,我放在書桌旁邊那個櫃子的最後一個抽屜裡。」佘靚指了下方向,我順著他把視線移過去。
「自己拿。」他揮揮手,拉上浴室的門。

雖然如此,我的視線卻停留在佘靚書桌擺著的相框上-


淡藍色玻璃近乎透明的相框,沒有什麼特殊花俏的邊框,可以想像當初買下它的人的氣質。

我放下溼透的講義走向書桌,浴室裡剛好響起陣陣水聲-


熟悉的感覺,一模一樣的相框我房間也有一個。


照片裡有三個小孩,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一頭黑色短髮的女孩站在中間,一臉笑的酷酷地模樣;左右兩旁的男孩,一個拉著袖子擦著哭得很難看的臉,另一張漂亮的臉上只是扯著一個淡淡的微笑。

那是國小六年級的畢業典禮,那時候還不知道會跟另一個人好像孽緣一樣同班十幾年(眼淚都白流了?),也不知道跟那一個人會從此斷了所有聯繫。


女孩的名字,方依喬。那時候的眼淚一部分也是爲她流的吧?

手上的相框和照片,是最後一次見面時,她送給我們的禮物。




對了,方依喬;我和佘靚,國小最後四年共有的回億。





留言

秘密留言

發現錯字

(眼淚都白了)

奇怪以前怎麼都沒注意到?XDDD

Re: 發現錯字

> (眼淚都白了)
>
> 奇怪以前怎麼都沒注意到?XDDD


感謝你!!!QWQQ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