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

日常
04 /11 2011
於是視線只剩左半邊,右邊不是黑暗而是塞滿空洞。




大概是把自己身體縱切成兩半,從額心開始,對齊鼻樑往下,一直延伸到肚臍這條線。


好個不虞匱乏,碗裡的麵條吸滿湯汁,卻只剩半張的嘴可以咀嚼。 



04/11清晨,我遺失了半個自己。


依稀記得夢中場景,可是我忘記主角是誰了;面對著巍峨陡峭的山壁傍著和天空藍成一片的大海,虔誠膜拜的身影,是這樣烙印在視網膜上。


還記得有兩個人,一前一後,踏遍群山萬水,只為了找尋一處那永生都在追求的境地。


還記的路途中有人對另一人發了牢騷,可對話已記不清了,一直到第三個人偶然出現,鐵欄杆,爬梯,海風,大片峭壁夾雜在視線之中。




一切很安心,舒適。後來後來,有人伸出了手,帶點疑惑抬頭望了早已模糊不清的影子,末意識之前已經抬起手,但夢就醒了。




是這樣一如往常的早晨。



而我,依舊遺失了半個自己。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