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02

We,深黑色,夏天;I
01 /04 2011


02.「是佘,我叫佘靚。」



等下操場見。



空白的紙條上,端正的字跡只有一句。
沒有署名。


很像他的作風,佘靚。

有時候他會寫個「S」,蛇的意思。夠乾脆,也很像他。


讓人想起國小一年級時,第一次見到他的情景。





開學第一天,講台上的班導拿著點名簿點名。一個五十幾快六十的女老師,盡她所能的用最字正腔圓的聲調喊著:「叫到名字的舉手!」


「王秀羽。」「有!」
「李辰。」「有!」

……

「呂敏瑄。」「有!」

「余靚。」


沒有人舉手。

「余靚?」老師提高了音量,視線離開手上的簿子。


「蛇。是蛇。」有個很細,但音量不小的聲音從座位中傳出。大家都把頭轉向聲音的來源,一陣悉悉蘇蘇的摩擦聲。




一個男生。
不,是個從外表看不出性別的人。長的好像娃娃一般,安靜的坐在位置上。

聽聲音的話,應該是個男的。


「嗯?」前方的女老師發出了疑惑,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蛇。是蛇。」他又重複了一遍,他坐在我的斜後方,靠著窗戶。


他長的好漂亮。清秀的臉蛋,加上端正的五官。我一直以為電視上才會出現那麼漂亮的人。


「他要說蜥蜴啦!老師!」後排突然傳來輕率笑聲,接著間隔一秒後,全班開始哄堂大笑起來,彷彿他剛才說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只有佘靚沒笑,我也沒笑。我聽不出來有什麼好笑的?



然後我們的視線突然對上,原本面無表情的他,臉上出現了些微的變化。


「老師。」他把頭轉正,好像沒聽到那些笑聲般,開口道。


「是佘,我叫佘靚。」他看著正前方說,聲音卻是對著我而來。





那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