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卸。

日常
04 /18 2011
或許你也不知道,未來在手心上劃開的傷口,是如此鮮豔到讓人蠢動不已。



其實我也受夠了,老是把事往自己身上攬,一件事堆著一件事,一個進度追趕著另一個進度,很累。


然後並沒有宣洩的出口,縱然如此被人寵溺,但或許早失去這部分的勇氣,或者能力。


希望這並不是垂死堅持。時間、空間也不會因此靜止。



明明都懂得、明明比任何人了解的,但虛光下回頭尋找過去的不停重疊的影子,模模糊糊,界線難以判定。並不是不安於現在,並不是不滿於當下;有一股蠢蠢欲動壓在左胸口下,那一種逃離、一種放逐、一種自由。



沉澱在這廢墟之中還能前進多少,斑駁身影只能灰滅在不被預知的以後。



「在時間廢墟裡我奢侈的埋葬了自己,一種名不見經傳的愛戀。」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