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

日常
04 /28 2011
 或許時光就這樣飄散,在無數個號誌路口,不停閃爍。



空空人做空空的事。雖然不是固定的式子,可是說白了也就這一回事。

「花瓣踩在薰風上搖曳翩翩,不是金魚的紅,鞋子卻溼了。」


尋找同頻率的人儼然成了一種新的習慣,0.05秒的眼神交會,有時會比同窗五年還要熟悉一些。因為那些是和你有著相同故事的人,默默走向早已預定好的結局。

「同一齣腳本在不同人身上穿梭,你說這景象似乎有點熟悉。」



在一點零七分的時候思緒中斷,像讓人反應不及的跳電一般,只是一個閃神。
 
「欸,這裡是升半音欸,對高一點、低再低太低啦—欸對對就這個音—」



與夢境背道而馳,可笑的現實、扭曲的笑臉,悵然然的,有種說不出的遺憾。


「噢我忘了跟你說,橘子太酸了啦!」





某一年四月,我卻想念十二月的橘子摻上一月的紅與橙。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