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日常
05 /03 2011
 現在看起來,是不是一切都來的及挽回?

 

只是個很小的故事,三個人,十八歲,操場、淹水的校園和鵝黃色的燈光,下雨的街道上,一切都那麼遙遠。


然後撐著傘走過,滴答滴答,很多個春夏秋冬,很多個城市,很多場大雨,抹過我們走過的痕跡。
一切都是無預警的開頭,雨就這樣下了,東北季風一次又一次的來,我送走了無數個過去的自己。


人總是適應力很好,好得讓人感到小小悲傷。


總是習慣性去遺忘最痛最傷的事,本能吧,應該。


但遺忘並不代表坦然接受,或許有時痛才是好的,因為它能讓你記憶深刻,對事對人,都是如此。


然後就一次學會教訓。



時間往前走,越多人從我們的生命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多遇見,不論是好是壞。

大概熬夜熬過頭,才會有那麼多空白去詮釋;故事總是不斷重複,只是主角換群人罷了。


說好十二點半晚安的,到底要打破多少次承諾呢?


晚安。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