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狂

暖手
09 /29 2011
 那麼就讓你溺死在這場渾沌裡。


                                                                                               2011.9.26

                             2011.9.29 未完
 
似乎是想得有些多了,你不自在地搔了搔頭,靦腆的笑著。
畢竟你還不習慣這樣赤裸裸地剖白,從表面到核心,徹徹底底的。

那麼你想,其實你是在乎他的。
不過何等在乎?他似乎也不追究。只是習慣熟悉的陪伴、自在的相處,或許僅僅如此。

你和他彼此沉默,撇開那部分的事其餘都談,這大概是你們特有的默契,你卻有點小無奈。

可惜是說不上來的那種無力感,如果說到三十出頭的年紀還有這樣的畏懼,應該丟臉極了,更糟的是你無可否認。
你是在害怕。害怕即將確認的情感、恐懼著心中已浮現大略的念頭,你知道的,可卻膽怯到不行。

這不是人人都接受情感,你知道的。但如果能控制,你也不會百般膠著,也不會如此揪心難受,你會把他從心裡逐得遠遠的,而不是讓他無時無刻牽掛住你,不是的。



待>

打到一半螞蟻從鍵盤裡爬出來,宿舍也太多驚奇!!(抹


你喜歡他?」

「恩?」你直覺的疑問。

「你知道我在說誰。」她往前傾身拿起馬克杯,魚肚開始泛白的天光,隱約在她身後的窗簾之間。

然後是良久的沉默迎接周三的晨光。

你不是逃避問題,相反的,你努力的思考,她剛剛所丟的問號。
DVD繼續播映著,這是昨天下午你和她一起到出租店租的。之前說好一起去電影院看,檔期卻被宣傳的行程佔滿,為此她還單方面跟你冷戰了48個小時、或許是60個小時也不一定。

你還記得那時他為了調侃你不會又要帶女朋友去高級餐廳吃飯而改編了一首歌,哼哼唱唱的,你忘了旋律,卻記得他在自己面前笑開的樣子。

熱可可在馬克杯裡著涼了,她戳著杯緣試著奪取些溫度,一邊等待你的解釋。

是的,她要的是解釋,不是答案;是為什麼,而非是或不。
 
看著她身後越來越強的光線透射進來,你突然覺得眼前的她很美,跟那一天一樣,跟你們相遇的第一天一樣。



*貼心小提示:噢噢聽說家凱之前特地帶著女友去高級餐廳吃飯,在原本應該是要拿出戒指說「我們結婚吧!」的氣氛下要求跟對方分手噢\ˊ_>ˋ/(欸

待>
然後莫名其妙又過敏的很嚴重,水上芭蕾的游泳課帶來的副作用好像要開始了,腰痠痠背痛痛OTZ///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