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

日常
12 /10 2011
 

只需要一個
片刻喘息
 


期望什麼不期望什麼,人一直都是自我矛盾出生的產物。

所以我必須說再見了,某種程度的釋放,那麼就不避背負過多的自我厭惡。


和一層又一層虛偽何不知所以然。


或許世界一直走得太快,總有種被狠狠甩在後頭的錯覺。(而我仍稱之為錯覺
也或許只是,戀眷太多過去,被絆住的步伐始終拉不開距離。

更或者呢,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和這世界就不曾合而為一。只是依附著它,載浮載沉。


海依舊蔚藍,東北季風掃著回憶中的溫度,我眷戀過往,卻依舊得往前邁步。

我想丟棄的從來都不是這麼多;但每當回首時,往往已遍尋不著,那曾經存在的證據。
於是夢還現實開始替換,我活在夢裡卻存在於現實,太過曲折,難以下嚥。



留言

秘密留言

很想把最後一句用螢光筆畫起來標註一個詩意。

其實不知道你怎麼了,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課題,我也一樣。

只是想說聲期末加油、保重身體。

能休息獨處的時刻,於忙碌的生活中何其難得。那麼我也和你說聲再會。

不必回電。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很想把最後一句用螢光筆畫起來標註一個詩意。
>
> 其實不知道你怎麼了,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課題,我也一樣。
>
> 只是想說聲期末加油、保重身體。
>
> 能休息獨處的時刻,於忙碌的生活中何其難得。那麼我也和你說聲再會。
>
> 不必回電。


還是說聲再見好了。

最近似乎越來越能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這回事。

是切身理解,不僅僅表面上的詞句組合。

說是切身,卻又覺得擔當不起了。

你也是的,務必保重身體,期末加油,我們寒假在宜蘭見:)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