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佐鳴

佐鳴∥寧鹿
02 /19 2012
 
 
 


 一閃一滅,多少希望正在殞落。
 
你記得曾有人跟你說過,是孩提時或更長一點的年齡你已不記得了;但這句「天上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個願望」,還是時常在你腦中浮現,如同現在,毫無預警一般。

步行在夜已深沉的街道上,雖沒有路燈的光源,可憑藉著高掛天上的月,地上景物仍是清楚可見。
今天天上有很多個願望,抬頭,你暗自思付著。

童言童語的詞句,但不管增長多少歲數,出入過多少生死,你都記得。
是很單純的一件事,你只是「記得」而已。

月亮很圓,影子被照得很深。

你記得的事有很多,第一次完成的任務你記得(雖然只是簡單到不行的D級任務)、第一次近距離的與人唇上接觸,那實在稱不上是吻充其量只是個惡作劇但你還是記得(雖然對象是個男的而且還是個笨蛋)、第一次中忍考試、復仇、欺騙、殺戮、戰爭……太多了,太多。

「記得」這件事對你來說,並不難。

喀喀喀,木屐踩在布滿小石子的步道上,成雙的影子陷在凹凸不平的碎片中。

喀喀喀,你忽然想起了更多——
當你親手貫穿他胸膛時,對視的藍眸中含藏著過度悲傷的眼神;當你曾以為終於完成復仇大業之時,你最敬愛之人,帶著笑戳了你額頭最後那麼一次;當他沒有閃過你的最後攻擊,反而笑著張開手選擇承受你所有的憤怒和仇恨之時;這些和那些,當然,你更無法忘記。

那麼,或許你就這麼懂了,其實「記得」,或許就是「不忍遺忘」。

說白一點,你不容許也始終無法忘懷的;不管多深多淺的記憶,仍如同微微發光的星子徜徉在心底。

夜風輕起,身旁人前後擺動的衣袖落入你視線。
「佐助,許個願吧!難得星星這麼多。」他展開笑靨,湛藍眼眸染上夜色,依舊是明亮的清澈。
「不是小孩了吧?」
「欸?誰說小孩子才可以許願?」
「要許你自己許就夠了—–
「你真得很小氣欸佐助!許個願又不會怎麼樣嘛~」
「就說你自己許就好了。」
「你不知道天上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個願望嗎?多許一點說不定多一點星星可以看之類的——」「怎麼想都知道不可能吧?」
「欸?為什麼不可能啊?」
就像天上碎裂星子的碎片,他的眼睛,你想。
此時此刻之景,之聲,之所在,也許有這麼一天,你也不忍遺忘。
閉上眼,星星正在閃爍。

「佐助?」
「許好了。」
「欸?!」
「反正我許好了。」
「欸什麼?你這樣是犯規吧?」
「不是你要我許的嗎?」

什麼時候還會看見呢?那顆與你一起許過願的星星。
你看見了嗎?頭頂上滿天星斗,耀眼得不可思議。

而一閃一爍的願望,正在實現呢——
2012.子夜前 by

最近是滿滿火影一直線!////*
不過這篇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真的不忍說,好久沒有打文也好久沒有打佐鳴,情人節既然要到了那就拿來當情人節賀文好了,雖然我實在不確定它到底是悲文還是怎麼樣了(到底),突然很想寫寫這兩個人的故事,只是這樣子而已。
介於平凡和小日常段落,一直覺得這樣的兩個人其實就很甜了(以原作向來說),如果有人看了這篇文有感受一點點點點甜的話,那我的願望也實現了呢ˊ_>ˋ////*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