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日常
03 /09 2012
 懂了又似乎沒什麼好說,是不想說還是真的沒什麼好說,我仍在沉思。
 
說不定這條線早就放了好幾年了,拿了又放,放了又拿,輪廓是那樣明顯。

累了吧?(到底多少線頭都可歸咎這第一原因)那麼也太過頻繁。我不知道是只有我是如此還是你也是呢?


沒有東西懸在心上,其實才是最令人恐慌的事實。

只表示我是真的無所謂了,近或遠,熟悉或陌生,好或不好,似乎都可以呢。


慢慢來吧,說服再說服,靈魂靜靜就流瀉在詩章中,總令人措手不及。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