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拉喀,拉喀。

暖手
03 /27 2012
 
梔子花散成一片白,他親吻他的側臉。
 
於是他醒了,前一刻殘存的畫面,被雙眼不適應的黑停格在腦中。

如果他知道自己即將親吻的那個人是誰就好了,那麼就不會抱著遺憾在黑暗中無數次醒來。

撇頭望向螢光數字的鐘,2:34是如此刺眼的數字。

234,5678910,無意義的數數,無意義的思考;此時此刻他只確信一件事,這一夜,又是徹底失眠。


那麼晚安,他向發出螢光的鐘輕聲說著,晚安。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