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ay

日常
08 /18 2012
 早晚要學著向自己坦白。
 

持續性的漩渦,侵蝕逐漸。
始終不願意面對的,關於自我,關於所謂創作一回事。


沒有努力就沒有收穫,簡簡單單的道理,又如何了呢?

反覆的相同幾個問題,質詢和備詢都是同一人主演;依然沒有,渴望之中的果決。

如果創作之於我不再是件快樂的事,那手要握住什麼呢?


做,就知道了,只要你還願意嘗試。


漸漸的我們,越懂得什麼叫失去,反而學會了更不勇敢的逃避。

我們沒有更加成熟,只是學會了掩蓋悲傷,練習微笑這件事。



單純的,與那小小的背影,漸行漸遠。



*我們活過都是僥倖,失去都是人生。

                     ——張懸.關於我愛你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