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點燃了引信卻渾然不覺

日常
03 /18 2013
 噯,久違的黑色,你好嗎?
 


懸崖峭壁上,她試著把自己吊死。

想找個完美的終點,大概是兩山崖之間,對,45度角的位置很好,攝影師準備按下快門。


風很大,大到全世界她只聽得見風聲。她閉上眼,想像最後一次飛上天空,湛藍的,無垠的,那未來。

她站著繩索上,踏出第一步。

一雙大手把她高高舉起,彩虹般的風箏劃過蔚藍,

她努力維持平衡,踏出第二步。

悅耳的歡笑聲伴著她起舞,她張開手臂,品嘗風的味道,

啪咑啪咑--風撕裂著她,她已經感覺不出到底是誰在顫抖。

「Dad?」風的味道淡了,她發現翅膀上的羽毛開始凋零,

她套上繩索,張開雙手,抬頭,閉上眼睛。

跳躍——展翅——翱翔———

一直到手中的風箏線被扯斷,她才發現,所謂的未來,永遠不來。


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