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world;crazy World

日常
09 /27 2013
 
「『不是你們瘋了,就是我瘋了。』他說。」
 

而且這是無法避免的,因為誰管你願不願意?
不假設這是何等荒謬至極的念頭,如果滴落屋簷的液體綁架七彩光芒,或許會雨過天晴。

嘿,或許,我說或許。


你可以跨坐在長鬃毛馬上不斷奔馳(她一邊翻字典一邊google卻找不到這種生物),然後到北非平原上,摘一朵鮮艷欲滴的玫瑰花回來,小心放進玻璃瓶裡,輕輕的,慢慢的。

你可以選擇用最好的防腐劑把她的紅留在你心裡,或是讓玫瑰花綻放在你手中,鮮紅液體溢滿雙手,從指縫滴落,映在你眼底。

如果我說這是一個正常的世界,那就最不正常的事。

但我們卻都如此「正常」,我們,我們。



最終我們誰都沒輸,世界照常運轉,但偶而你會覺得世界末日到了,時間停止了,什麼都沒了,一切都是假的。


偶而。

終於幸運的你,總算看見一點不正常,一點呼吸,一點自由,一點聲音。


於是,你開口: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