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哈】ENDLESS 2

推廣 跩哈
01 /18 2011
推廣持續-

HP同人\DH

By 瓶子

章之一連結處


02

Hogwarts , Great Hall

Hogwarts的Great Hall總是令Harry感到驚奇,儘管已經升上了七年級,Harry仍然會因Great Hall上空的裝飾魔法而發出讚嘆聲。

今次是晴朗溫和的天色,正適合野餐和飛行的氣象,彷如無牆一般的微風徐來,輕盈飛躍的鳥囀和著風拂過草地的沙沙聲響,更遠更狂的風穿過岩山石穴,高昂呼嘯,風嘯惹上鷹嘯,交映。聲音清晰的在Harry腦中構出畫面,Harry不由得閉上眼享受這全新的感官視野。

突然,一陣對話引起了Harry的注意。

「站住!你還不能離開Hospital wings,你的傷還沒痊癒。」花了一段時間才想起,這是Madam Pornfrey的聲音。太清楚的聽力讓Harry至今還未完全適應。

「我必須回去!」很陌生的聲音,但又有些熟悉。

「我必須拒絕,你的傷仍未復原。」Madam Pornfrey的聲音聽起來像在發怒。

Harry好奇有誰能激怒老好人Madam Ponrfrey──除了Gilderoy Lodchart,Harry不知道有誰,是沒被他激怒的。而那兩道腳步聲正朝著Great Hall走來,已經到了門口。

「Damn!我的父母還留在那裡!」很大的咒罵聲。Harry感到頭部有嗡嗡共鳴聲,頗為不適的搖搖頭。

這時,門打開了。Draco Molfoy走進門來,Haryy著實愣了好一會兒,而Draco再看見Harry時,停下腳步。他看著Harry的眼神,帶著Harry無法理解的神色,銀灰色的瞳眸似乎有著異樣的慌張,他的臉色本來就這麼蒼白嗎?Harry疑惑地想著。

「喔,Mr.Potter,Thanks God,請你暫且代我看好Mr.Molfoy,無論他要做什麼,別讓他離開Hogwarts。」Madam Ponrfrey一走進來,看見Harry,便上前交代幾句,Harry有些虛弱的微笑接受了。

在目送Madam Ponrfrey離開後,轉頭看向沉默的另一人,廣大的沉寂充滿Great Hall,空氣中交織的氤氳極為沉重,Draco將視線膠著在Harry身上,而Harry亦然。

就這麼的看著,Harry突然發現,對於Draco,他是沒帶任何的憤怒或者是厭惡,他們之間的沉默也不存在怨恨,或是任何的負面情緒。一瞬間,天色似乎明亮了許多。

他們打自一開始,就從未真正的恨惡過對方。一直以來,或者說從Harry拒絕Draco所提出僅有的善意之後,兩人心中便有股力量,催使他們去攻擊對方,讓對方臣服於自己。

就像兩隻強大的生物共有一片領土,若是無法結作盟友,那便是該當驅逐的敵人,或者征服的對象。他們不由得對任何有機會勝過自己的對手──無論是本能性的感受,或者其他無法說明的理由──伸出武力的手。

而今,那種威脅性的感受消失了,存在他們心中,那股催逼他們互相攻擊的力量,卻轉而驅使他們朝向另一個方向。

之所以沉默,只是因為對彼此而言,他們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人,不論從外貌或者是心中。Harry試著重新回想他和Draco的首次見面,以及之後他們發生的事情,每想起一件,Harry便覺得眼前的Draco又更加熟悉,卻也加倍的陌生。

經過了這個暑假,似乎一切都有了新的定義。而這對他們倆,是一樣的。

「Fine,讓我們重新認識彼此吧。」拉出友好的微笑,Harry伸出了手「Harry Potter,Gryffindor。」

Draco看著他,眼前這個真的是他知道的那人嗎?

在日光下,烏黑柔長的鬈髮輕束在耳旁,柔白帶著淺蜜色的膚色無暇,深潭一般碧綠的雙眸帶笑,以男孩而言有些纖瘦過度的身段,但卻修長協調的四肢,寬鬆的長袍披伏在他的身上,有著超然脫俗的氣息,破壞這種風情的,是那道在他額上,如同寄生蟲般該死的疤。Draco相當訝異自己氣憤那道疤,甚至超過氣憤那個人。

他微微抿著唇,因為笑勾起的弧度而瞇著眼。

Draco理智上不能理解,Harry Potter不再引起他的反感,甚至讓他感到──喔,梅林!他不想承認──可愛,好吧,至少有好感。Draco什麼也不敢確定,而他唯一能確定的是,他想回應這隻友好的手,遲了整整六年的友善,而他也這麼做了。

「Draco Molfoy,Slythering。」


他們抓握住彼此的手。


這是Slythering和Gryffindor長久以來首次的和平,而從這一步開始,他們倆也將發展出一段全新的關係。


++++++++++++++++++++++++++

雖說已經握手言和,但是,Gryffindor和Slythering的心結不是這麼簡單就能解得開的,態度也不是能夠說變就變的。在用完餐後,Harry雖然依照Madam Ponrfrey的指示,不讓Draco有任何離開Hogwarts的機會,但兩人之間的往來也僅止於不陌生的程度。

到了晚上,Harry將Draco帶回去給Madam Ponrfrey之後,便獨自回房洗了個澡,正在浴池中放鬆之時──這浴池大的讓Harry想到四年級去過的級長房間,而且,這裡還有靠著House Elves特有法術恆溫的熱水及各式各樣功能的水龍頭──Harry聽見有人在門外,Harry只得先讓門打開,人自浴池中跨出,取過浴袍穿上,出到Common room看來訪者是哪位。

超出Harry預期的,來者是Madam Ponrfrey和顯然是昏迷中的Draco Malfoy。
「Mr.Potter,從今天起Mr.Malfoy是要和你相處一年的室友,他的行李已經送到床鋪邊,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Madam Ponrfrey輕聲交代著。

「Hm…他現在怎麼了嗎?」抱著對未來室友的關心,Harry問。

「Don’t worry,休息一晚就好了,他今天已經過得太多舛了。」Madam Ponrfrey揮下魔杖,指揮Draco的身體進房躺上床去。Harry才注意到,那張床被裝飾成和自己的紅金色大床截然不同的銀綠交織,以銀色為底色,各樣的綠佈滿了華美大床。

從頭到尾的Slythering,這是Harry唯一能想到的形容方式。

「好了!早點上床休息,晚安。」送走Madam Ponrfrey,Harry滅了燈和爐火,回過身上床睡去。


悠長的呼吸和緩的充斥在房中。

++++++++++++++++++++++

這夜的夢較近幾日更為安穩、舒適,雖說包覆的感受更緊密,但宛如有心跳聲、輕淺呼吸聲的黑羽,卻是更讓人安心。

Harry想賴點床,因為實在是舒適的讓人捨不得,更為溫暖、結實,甚至更清晰的心跳。

隱隱的覺得不對勁,掙扎了一陣,伸出手,接觸到溫暖的肉壁,嚇的把手抽回來。Harry睜開雙眼,睡意全消,眼前另一張充滿驚嚇和疑惑的大臉。

+++++++++++++++++++++++

Common room

兩人分坐在兩張單人沙發上,沉默地有些可怕,Harry看不見Malfoy的表情。
喔!梅林吶!怎麼會睡到別人床上去,就算走錯也太奇怪,明明記得自己昨天是睡在自己床上的,難道是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魔法遺傳嗎?這樣Malfoy會怎麼想?

Harry沒注意到,對於這段重新開始的關係,他所重視的程度,遠超過他自己的想像。

Draco也不知該說什麼才是,他同樣也受到了相當的驚嚇,一早醒來,床上多了個人不說,兩人姿勢還是極為曖昧的相擁,一睜開眼,便直接面對另一個人的臉孔,而且是連眼睫毛都能數清的近距離,Draco不禁回想起Harry的睡容。
梅林的鬍子啊!這個魔法世界的英雄,活下來的男孩,所有人冀望的奇蹟,竟然纖瘦如斯,他是如何靠這付身體與Dark Lord抗衡到現在的?

而當他的檀黑色鬈髮滑落在臉上時,Draco不敢置信的發現,雖然Harry的五官並未精緻到像一個瓷娃娃,但在神韻間卻又像極,強拉出的潔白,瀕臨毀滅的緊繃,只要再多一根壓死駱駝的稻草,就無法挽回的消逝──Draco忍不住問候了造成這一切的那些人。

Draco注意到自己並不想改變當時的狀況,甚至有些想持續下去,但是Harry還是醒過來了,Draco本來等著一個挑釁成功的眼神或者什麼尖酸刻薄的話,但令他不解的,是Harry眼中的驚訝、疑惑以及不知情。

「Hm…我想,這場…意外,我們就當沒發生吧。」Draco決定先別計較這剪不斷、理還亂的麻煩事,但他才說出口,內心卻感到一陣強烈的不滿,來得突然,強壓住情緒的同時,Draco忽略了Harry臉上瞬間的慘白。

「OK!」Harry跳起身,推開門走出房間去。

+++++++++++++++++++++

雖說已經達成共識,Harry仍然在看見Draco時,忍不住心慌一陣。但也沒發生太大的事情,除了Draco因為各種因素,在和Madam Ponrfrey和Snape討論之後,決定留在Hogwarts直到開學,Harry第一次有感激Snape的感覺,即便他自己也不太了解為什麼。

在安然的度過了上午的時光之後,Harry決定著手完成剩下的作業,但似乎就連烏木黑羽毛筆,也幫不了他在魔藥學上的無力。再寫壞第五次之後,Harry半放棄的將羊皮紙揉成球,扔進壁爐,看著它逐漸的焦黑又化白。

Draco這時走進了Common room,拾起地上一球羊皮紙團,攤開看上幾眼,原本惡劣的心情似乎好上不少,嘴角微揚的順手將羊皮紙扔進爐火中,轉身靠近正在努力第六次的Harry。

「顯然你很苦惱阿,Potter。」

突然出現的聲音,把Harry著實嚇了一跳,他竟然沒聽見有人走了進來,若是以前還有可能,但是遺傳已經覺醒的現在?疑惑充滿在心頭,但Harry沒有表現出來。
「Well,魔藥學向來都不是我擅長的科目。」扯個笑無奈的回過去。

Draco俯下身,越過Harry的肩看向桌上的書,右手繞過Harry翻動書頁,看了好一陣子。

Harry突然發現兩人的距離,登時慌了起來,又怕被嘲笑,只得勉強假裝再研究數上那一條比一條更像魔咒的材料式。

毛糞石、山羊草、苦艾…Hm...苦艾。Harry感到臉上有些熱。

似乎覺得有趣,Draco故意維持這個姿勢,並且假意不小心碰觸或者無意識的接近,直到他覺得Harry快要炸開了,這才故作姿態的徐徐起身,看見Harry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感到好笑,但他壓下笑意。

「在這方面,我想我可以提供一些協助,在你的作業上。」Draco說出一句讓Harry雙眼發亮的話,但接著Harry便感到疑惑。

「Why?」他們並沒有互相幫助的義務或關係。

「No why,We are room-mate。」Draco聳聳肩。Harry一開始有些訝異,但很快,笑就浮上臉,Harry笑得開懷,打從心裡的笑了出來。至少,他們跨出了第一步。

+++++++++++++++++++++

Harry今夜睡的更加沉,陷入猩紅色的床鋪,埋入金、紅交錯的厚軟羽絨被中。

Draco躺在綠麻銀絲織成的床上,坐著雜亂無序的夢境,囈語了幾聲,翻過身又沉沉睡去。

+++++++++++++++++++++++

「Draco、Draco…」Lucius和Narcissa的聲音如軌妹班的羔羊,Draco在無盡的黑暗中奔跑躲避,喘不過的企,寒冷的知覺,Draco只是使盡全力向前跑,不斷的跑,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馬拉松,在黑暗中。

「Draco,你為什麼不回來找我們?」Lucius的聲音更大也更可怖。

「Draco,Mom為了救你,已經累了,Draco,你為什麼不回來就我?」
Narcissa的聲音,高昂而無力,如惡鬼般的飄茫。

「Draco、Draco…」Draco只是不斷的奔跑,臉色臘白。

眼前,一道綠光,在黑暗中看來,溫暖而柔軟,Draco奔向光,跳進柔綠色的光芒。


Draco停下了,停止了一切,並聲音及黑暗。


+++++++++++++++++++++

Harry坐在床上,兩手掩住臉,將頭埋進膝蓋。

「不會吧──。」

Draco睜開眼,還弄不清楚,為什麼Potter會跟他在同一張床上?但Slythering王子很快就發現這次的狀況不同於之前,現在他們所躺的是紅金色大床,Harry的床。

Harry轉過頭,看見Draco已經醒來,兩人面面相覷。

+++++++++++++++++++++

從地窖回來的路上,兩人的心情相當複雜,雖然早有預感兩人的關係會改變,卻從未想到會是進展如斯。想起方才Snape所說的。

二十分鐘前,Draco和Harry為了弄清楚事情,在晚飯之後一同走到Snape的辦公室──地窖,找Snape問清楚他們的情況。

「Mr.Malfoy和Mr.Potter,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態度相當不耐。

「Severus,sir,我想我們有些問題必須來請教你。」Draco發言。

因為開口的是自己的教子,Snape再有不滿也嗯哼兩聲讓他說,但在述說的過程中,他眉頭越發蹙緊,嘴角也沉了下去,到最後,他的臉色簡直像皮皮鬼剛燒了他的倉庫般恐怖。

「伴侶…Ah…。」Harry發出呻吟,抱著頭苦惱。

Draco面色也不善,雙手插在口袋中,抬頭看向窗外。

「Griffind加上Drago,Salazar Black加Veela…。」喃喃唸著。Harry係屬兩人的魔法遺傳的配合式子,不論使用何種算法,他們的結果仍是大的驚人,而通常,這種結果所代表的只有一件事,他們此後的人生再也離不開對方,如果強制分離了,遠古的血脈會將他們逼瘋的。

Harry說不上來,這件事是好是壞,至少,幸好先前已經害Draco合好,否則按他們之前的情形,恐怕現在就已經瘋了吧。

想到心煩處,Harry將一頭亂髮抓得更亂了──自從頭髮長了之後,Harry當然試了許多將它變短的辦法,或者至少別那麼長也好,但都像他兒童時一樣,隔天睡醒便恢復過來,也只有這點沒變過。於是從第五天起,Harry便放棄想要將他變短,轉而是找東西將它紮起來。──

Draco看不過眼,伸手將他拉過,取梳子開始梳理。

「難道Gryffindor都這麼的野蠻嗎?」話才出口,Draco立馬就後悔起來,他們的關係才改善不久,卻要因為這愚蠢的習慣性諷刺陷入僵局嗎?Draco可沒忘記當初Harry是為何拒絕他的友誼的,而他也不認為Harry會忘記。但接著Draco又詫異了,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在混亂的思緒中,Draco看向Harry,而他低垂著頭──梅林的眉毛啊!現在Harry矮了Draco近十公分不只,Draco根本看不見Harry現在的表情。

看見Harry筋孿般的抽搐,Draco心頭一緊。難道Harry身體出狀況了嗎?但是,接下來的情況,卻讓Draco愣在了當場。

「哈哈…哈!」Harry抱著肚子大笑,淚都從眼角飆了出來,笑了好一陣,才直起身來擦擦淚,帶笑轉向Draco。

對,根本不用想這麼多,做我們認為該做的,照著心意去活,即使多了一個伴侶,那又如何,更何況,有這傢伙作伴侶,那也很有趣不是?

「難道Slythering都這麼的自動嗎?」指一指Draco仍拉著的那隻手。

Draco反應過來,笑的更加邪氣,手一施力,用另一手擁住Harry。

「這是宣戰嗎?」將額頭抵上Harry的,低聲說道。

「隨時奉陪。」一如任何一個Gryffindor,Harry勇於面對任何挑戰,抱持火熱的心情,直接的望向對方。

這是Gryffindor和Slythering之間的一場全新的戰役,無關乎任何鬥毆、損傷,只是一場單純的競爭。在兩人之間,他們心中的力量也雀躍地高昂。即使Griffind和Veela的遺傳讓他們不要去傷害對方,但Salazar Black和Drago卻也讓他們振奮於將來的較勁。


他們相視,笑了。


+++++++++++++++++++++++

兩人站立在狹長走廊上,昏黃的夕陽自一旁的高聳落地窗灑下,在地板和木質牆上,畫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和深棕相間著。

這一刻,充滿了永恆的靜謐。



鮮網進度(快去戳他(欸XD

留言

秘密留言

Syoku

_________________

在海的邊界游移,晴天、雨天都是每一天。

想說的故事都在這了,或多或少,荒誕也學會現實。

此管理者主要。